泳坛夺金派奖|泳坛夺金综合走势图
歡迎訪問孝感市紀委監委網站! 今天是:
當前位置: 首頁 > 黨風廉政教育 > 清風文苑 >

廉政小小說:一夜

發表日期:2015-12-17 16:58:45 來源:本站 點擊量

馬登云在辦公室里踱來踱去,煙缸里的煙屁股早已堆積如山。雖說在工作上游刃有余,但是三個月前的那件事,讓他內心一直都沒安寧過。窗外,陰沉的天氣混合著傍晚的昏暗,讓人感覺有點壓抑。他的思緒一直停留在那個夜晚,對于辦公桌上那個鼓鼓的信封,都懶得看一眼。

二十多年前,他是村里第一個考取的大學生。這一直是他的驕傲,也是他在村里當民辦老師的母親的驕傲。父親在他大一那年積勞成疾離開了,他甚至都不知道那些年,母親是怎么樣供完他上的大學。畢業工作以來,他一直最感愧疚的就是母親。這些年,他一直都在努力工作著,如今成了這個鎮里的最高行政官員,女兒已經上大學了。但是,他對母親的愛,不,是敬仰,一直還停留在自己的學生時代。

三個月前,鎮里養老院準備擴建,光屁股一起長大的劉輝立馬找到他,請他吃飯。劉輝初中畢業就步入了社會,賣過早點,收過廢品,干過建筑工,這幾年通過承包工程,日子過的很不錯。馬登云早年甚至借過錢給劉輝,對于劉輝請吃飯這點事兒,早已習以為常,無非是吹吹牛侃侃天。他下班后如約去了,那餐飯一直吃到晚上十點多,分別的時候醉意朦朧的劉輝拉住他說:“哥們,這三萬塊錢你拿著,給侄女用點,再給伯母買點補品,算是我孝敬伯母的。”馬登云推辭再三,礙于情面收下了。再說,他正需要錢,女兒上學,母親身體不好。不過第一次收拿別人的錢,他心里有點虛。

回家后,他把劉輝給錢的事兒跟愛人常英說了,常英跟他說拿人家的手短,讓他把錢還給劉輝。他覺得愛人小題大做,雖說常英和他爭了半夜,但是馬登云還是把錢悄悄的給了女兒。他覺得,有必要讓女兒生活得更好一點,不能像他讀書的時候那么苦。

居然在辦公室呆了一夜。鐘聲提示馬登云,已經凌晨四點了,可是他毫無睡意。天亮后敬老院擴建招標的事,讓他內心焦躁得如同找不到路的旅行者。他知道劉輝的建筑隊毫無資質,但是……他百無聊賴的拿起辦公桌上的那個鼓鼓的信封,打開,里面整整三沓錢,還有一封信,是母親的。他急忙坐在燈下看了起來。


登云兒 :

你愛人常英已經把劉輝給你錢的事兒跟我說了。媽當了一輩子的民辦教師,只懂得清清白白做人,勤勤懇懇做事。你愛人說得對,吃人家的嘴短,拿人家的手短。拿了人家的錢,就要給人家辦事,這就是受賄吧。登云,你可知道有了第一次,就會有第二次,慢慢的你就會滑向一個你無法自止的深淵。古語說,飯疏食、飲水,曲肱而枕之,樂亦在其中矣。不義而富且貴,于我如浮云。孩子,媽也不跟你講太多的道理,你比媽懂得的更多,記住,心底無私天地寬。媽知道劉輝給你的錢你已經用了,這是媽這幾年攢的三萬塊錢,望你好自為之。×日


刺眼的燈光下,馬登云淚流滿面,拿信的手好像承受了千斤的重量而不住的顫抖。往事歷歷在目,一直聽媽媽的話,一直就沒有出錯過。而窗外,東方的一縷曙光,正在極力的撕扯著黑暗。馬登云站了起來,揉了揉通紅的眼睛,堅定地向門外走去。

(從佰林  中洲農場)

? 上一篇  |   下一篇 ?
泳坛夺金派奖